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蔷薇

童年天真无邪,值得回味品赏;时光流逝似箭,高歌时代变迁

 
 
 

日志

 
 

福建一电视台记者疑因举报医院院长被砍致残  

2011-11-08 17:04:12|  分类: 贪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11月08日05:09中国青年报

2010年10月18日,福建省龙岩市电视台制作人邓村尧(微博)从自己居住的新罗区广播电视局宿舍出门,准备去距离单位门口4米之遥的店铺买些东西,继续加班。突然,一个头戴红色摩托车密闭头盔的男子从邓村尧身后冲了出来,迅速挥刀将邓村尧的左腿砍伤。“我想跑,但腿骨被砍断,就倒了下去。”邓村尧对记者说。

他回忆道,当时他使劲喊“杀人了”,那名男子又往自己右腿上砍了一刀。已经无力站起的邓村尧,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男子从容地骑摩托车逃走。他走时,手里还提着那把滴着自己鲜血的砍刀。

究竟是什么让一名记者遭此血光之灾?中国青年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调查举报之后全家连番遇险

2011年11月2日,邓村尧告诉记者,这一切的发生,都要从一个电话投诉说起。

2009年6月初,在福建省龙岩市电视台工作的邓村尧接到新罗区龙门镇某村卫生所乡村医生的电话举报,反映龙门卫生院院长郑剑辉私自扣押乡村医生的执业证书,贪污乡村医生津贴的问题。作为电视台的制作人,邓村尧多年从事监督类报道,他便与另一位同事对此进行前期调查。“此后我发现,郑剑辉不仅违规操作,其行为还涉及其他问题。但手头的证据还不够,所以我就想通过纪检部门的调查进行深入报道。”邓村尧说。

8月,邓村尧以记者个人名义向新罗区纪检委实名举报,并在举报信中提出了想继续深入报道的意愿。为了能够顺利完成节目,邓村尧急于了解纪检委的调查结果。在一个多月的等待无果之后,他写了第二封举报信,附上了新的举报材料,并在信中强调“希望能引起重视,给予一个核实情况的反馈”。然而,在等待反馈的日子里,邓村尧和家人却遭遇了一次次的“无妄之灾”。

首当其冲的,是自己家人在龙岩市花鸟市场经营的花店。2010年1月10日18时左右,邓村尧和家人刚从店里离开,就来了六七个不速之客。“有目击者看到,他们坐着两辆小轿车,都蒙着车牌。每人一把砍刀,一下车就砍花店的门,砍花卉。”邓村尧说,“至今,被砍坏的卷闸门还没有更换,每个门上都有五六个孔,现在还在。”

同年春季的一天17时左右,正在车内等待绿灯的邓村尧看到右边驶来一辆无牌照的摩托车,“一下子就把车门剐花了”。趁着邓村尧下车查看的当口,从附近窜出4名20来岁、身着黑色T恤的男子。还没等邓村尧反应过来,四人二话没说就对着他挥起了拳头。“他们围着我开始殴打,还说:‘看你还敢曝光!’”邓村尧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可能是我命大,刚好后面来了辆110巡逻车,看到这个情况,正要抓他们,他们四个马上逃走了。”邓村尧的眼镜被打得粉碎,右眼眶出血,淤血好几天。

又过了几个月,到9月底,一天下午3时左右,邓村尧开车经过新罗区北市场的天桥,刚准备掉头,突然从后面出现三个身着黑衣的男子,开着车剐蹭上邓村尧的黑色轿车。双方刚一停车,3名男子立刻围上邓村尧开始殴打。邓村尧只好扭头就跑,跑了不到10米,正巧有交警经过,3人才离开。“又是交警救了我一命。”那时,邓村尧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举报得罪了郑剑辉,才有此结果。

“谁砍的我,为什么要砍我”

屡次遇险的邓村尧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经历只是悲剧的开始,等待他的不仅是殴打与恐吓,而且是生命危险。

2010年10月18日19时41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血案发生了。“已经一年过去了,我左脚踝以下仍然没有知觉,即使扎根钉子进去也没有反应。”现在的邓村尧仍没有办法穿进比较紧的袜子,天气要变,他提前两天就能感觉到。

案发后,邓村尧的左下肢下段被当场砍断,失去知觉的他在案发后被送到龙岩第一医院救治。经福建省闽西司法鉴定所鉴定,邓村尧被砍成重伤。又经法医鉴定,他的伤残等级为交通10级、工伤8级。检察机关资料显示,其全身多处皮肤软组织裂创,裂创长度累计达22.5厘米。

然而,比伤痛更让邓村尧费心的一个问题是:“谁砍的我,为什么要砍我?”

据了解,新罗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民警经过调查摸排,确定新罗区龙门镇考塘村的陈仰波有重大作案嫌疑。2011年3月15日,警方分别在新罗区体育中心抓获犯罪嫌疑人陈仰波、詹益涛、詹佳微、詹伟辉等4人。

《龙岩市公安局新罗分局起诉意见书》显示:2010年10月18日下午,陈仰波指使犯罪嫌疑人詹益涛守候在新罗区南城溪南路广电局门口,查看邓村尧的轿车是否进区广电局大门内,若进去了,马上电话通知陈仰波。詹益涛驾驶一辆黑色迈腾轿车停在新罗区南城溪南路广电局门口……陈仰波将邓村尧砍倒后,就驾驶黑色探班摩托车逃窜……

虽然施暴者已被抓获,但令邓村尧疑惑的是,他并不认识这些人。更为巧合的是,经公安机关查明,砍人者陈仰波与邓村尧亦不相识。互不相识的双方何以酿成血案?邓村尧说出了他的推测:“血案背后应该与我调查举报郑剑辉有关。”

“就在血案发生前一个多星期,10月5日,一名自称郑剑辉弟弟的人来电问,肉会不会痛,还要不要再来?我就说:你是为你哥哥的事情吗?你可以了解一下整个事情的经过,然后告诉你哥哥,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把事情闹大了。那人说,我哥哥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邓村尧回忆,他们聊了10多分钟,“那人觉得我还挺忠厚的,说以后可以找一个地方坐一下。我就答应了。”

“又过了一个星期,那人再次给我打电话,问晚上有没有空。我当时正在给儿子辅导作业,就说没空。那人说,那就算了,你不要以为我找不到你,你很有钱是吗?那我就拿出100万元和你玩一玩。”

除此之外,邓村尧认为,在举报郑剑辉后邓的妻子陈笑琼与郑剑辉在工作上的纠纷,也可能是郑剑辉将矛头对准自己的原因。

“我的妻子2006年调入龙门卫生院,自从第二次举报后,半年内郑剑辉就把她调了两个岗,从护士调到妇产科,再到儿保。之后评定职称时,处处给她穿小鞋,反复了好多次,终于评上职称了,又不继续聘用她。”邓村尧说,最终由卫生局出面,妻子才得以继续被聘用。

邓村尧说:“妻子的事情也有气,但没办法,最终组织上给解决了,那也就过去了。这件事是因为我从事新闻工作,已经十多年了,舆论监督经常碰到的,也常常据理力争。”邓村尧说,郑剑辉是小他两届的校友,平时都是客客气气的。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